访上海鼎充新能源技术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吕鸿

2个月前 ( 01-29 ) 3979阅读

“建造同样规模的一座充电站,其它桩企或者运营商可能需要500万元,而鼎充新能源只需要300万元就能完成。”上海鼎充新能源技术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吕鸿介绍,鼎充新能源很多正在运营的充电站都能够实现3年左右收回成本。

在鼎充新能源的展示墙上,包括南京、上海、扬州等地在内的建设及运营项目显示,这些项目目前年收益率能够达到全部建设成本的30%-40%。现在的充电基础设施市场有点类似于当年的光伏行业,在吕鸿看来,当前政策制定者和众多运营商可以从光伏行业吸取一条很重要的经验——重运营、轻补贴。

访上海鼎充新能源技术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吕鸿

当下的充电基础设施市场,绝大多数运营商都处于亏损状态,即便如此,仍然有很多企业在跑马圈地,希望能够优先占据某个城市作为自己的地盘。吕鸿介绍:“相对来说,鼎充新能源可能做得更为理性一些,每个项目在立项之初,我们都会在内部审核的时候进行严格把关,如果论证结果是某个项目不能靠运营赚钱,我们坚决不会碰。

” 注重积累 2014年,国家开始鼓励社会资本投资建设充电基础设施,随之而来的是大批社会资本及企业涌入其中,其中包括电网公司或者电力设备制造商。次年,这个领域更是成为资本市场上的宠儿,充电基础设施建设成为新风口上的“猪”。

根据去年10月国家发改委公布的《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发展指南(2015~2020)》,到2020年,我国将新增集中式充换电站超过1.2万座,分散式充电桩超过480万个,用于满足全国500万辆电动汽车的充电需求。

以深圳为例,这里是华南地区最大的新能源汽车市场,目前已经有超过20家运营商进入备案名单。其中,既有中兴、比亚迪这样的本土企业,也有科陆电子、鹏电跃能、普天新能源这样的领域大鳄,以及还有一些诸如生产电池的沃特玛、从事环保的鹏达信,甚至深圳地方政府投资的公共运输企业。

访上海鼎充新能源技术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吕鸿

但事实上,建设一个充电桩的成本动辄达到万元以上,一个大中型的充电站更是耗资不菲,而这还只是前期的一次性投入。对于运营商而言,主要成本还在于建桩之后的管理和维护。鉴于现有的充电桩利用率比较低,充电服务费对于运营商来说杯水车薪,因此亏损成为整个行业的常态。

深圳某充电网络运营商,据其最新财务数据显示,该公司2015年营业额大部分都是来自出售充电桩和相关软件,而真正的服务费用完全可以忽略不计。 鼎充新能源创立于1994年,是集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在上海、南京、扬州设有多个研发中心和生产基地。

主要经营直流充电桩、新能源汽车充电站、电动汽车充电站整体解决方案、充电电源等产品。 “鼎充新能源运营的充电站很多都能够保证实现盈利。在同行中,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企业为数不多。

”在吕鸿看来,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鼎充新能源在特种大功率电源和充电桩运营上多年的积累。 鼎充新能源是以电源起家,20年高端电源研发生产经验,让鼎充拥有业内最好的大功率充电电源技术,尤其是特种大功率电源技术的积累为公司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支撑。

吕鸿介绍:“比如我们有宽电压横功率技术,这项技术在业内其他企业来说,还是有待突破的,即便是之前从事过小功率电源的企业也没有类似技术,更不用说那些从零做起的充电桩公司了。

” 2010年上海世博会期间,鼎充新能源就已经开始建设超级电容大巴车的适用充电站。在充电基础设施建设这个非常新的行业里,这几年的运营经验积累足够公司完成从中学习和借鉴。

与市场上那些创办只有一两年的同行企业相比,这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比如鼎充新能源与上海交大合作开发的多智能体能源管理系统,它通过嵌入式软件能够很好的实现桩群达到最优化整合,保证这个桩群内携带不同电量的正在充电的每一辆新能源汽车获得最实用的充电电流方案。

访上海鼎充新能源技术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吕鸿

此外,这套系统还能对充电的新能源汽车和车载电池实现合理调配。“这项技术在电力系统微电网可能应用更多,我们通过借鉴和改造应用到充电桩建设和运营中。”吕鸿认为,这些都为鼎充新能源大幅度降低充电基础设施建设、运营成本提供了保障。

打造平台 当前,在低功率充电桩市场,产品的质量差距并不特别明显,这就导致这个行业技术门槛低,产品质量参差不齐。但这只是暂时的,随着未来电池技术的突破,以及电动汽车对于续航里程和充电速度要求的提升,大功率的快速充电桩必然将成为行业主流趋势。

功率提升的同时,充电桩产品本身的性能、安全系数等也将有更高的要求。对于充电桩行业而言,这注定将成为一次整合或洗牌,届时劣质充电桩以及没有相关技术积累的企业必然将被淘汰。

中国市场的一个特点是出现一片蓝海后,很快就会变为红海。充电基础设施厂商从只有几十家到几百家,现在恐怕已经有上千家。未来这个市场的发展趋势,或许可以从平台和运营两个角度分别看待。

在吕鸿看来,充电基础设施运营平台的整合可能会更为激烈。“估计每个城市或者地区最多能剩下两三个。”比如在打车软件领域,很多城市到最后也只剩下了滴滴打车和快滴打车。虽然充电基础设施比打车领域要复杂很多,难度也相应更大,但运营平台到最后肯定不会共存太多。

而充电基础设施运营商相对则会更多一些。“只要有足够的资金并且对这个领域的市场前景保持良好的预期,完全可以建设并运营充电站,无论以后如何整合,这样的企业以后都会有很多,行业也才会蓬勃发展。

”吕鸿介绍,毕竟充电基础设施领域是一个从零开始的行业,凭借一家之力,很难把某个城市或地区做到尽善尽美,而是需要整合社会资源一起来参与其中。此外,这个行业有足够大的市场广度,很多企业都有各自的机会。

“要想在这次整合中胜出,肯定需要企业有独特的优势。”吕鸿认为,目前市场上很多运营商盲目快速扩张,完全不顾及充电桩本身的盈利预期,甚至出现很多桩建成以后没人用没人管,最终成为僵尸桩。

“这样的运营商在以后的竞争中肯定不会有太大的优势。” 鼎充新能源更大的优势是能够提供整套的充电解决方案,从产品的设计、制造到充电桩的建设、运营,鼎充能够通过多年的经验积累,能够规划出最合理的建桩方案。

此外,现在鼎充新能源也在多角度寻求合作,比如寻找有资金实力的企业帮助其建站,在对方有运营收益的基础上再收取服务费。

推荐阅读:

陕西:宝鸡市即将迎来35辆气电混合新能源公交

中文价格,中文价格符号怎么设置

rav4价格表

宗申三轮车价格,宗申三轮车价格报价

ENCINO 昂希诺 2018款 1.6T 双离合致跑版 国V

途胜 2006款 2.0L 自动两驱舒适型